《 江南论坛 》欢迎您!   2024-07-20 星期六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联系电话:0510—80908055
实践思考 首页 >

高职院校图书馆开展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研究

作者:姚 冉 杨 帆 蒋国富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数:168   发布日期:2024-2-28

摘 要  高职院校图书馆是学生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的主阵地,开展信息素养及数字素养教育是提升高职院校学生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水平的有效途径。文章阐述了高职院校图书馆开展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的必要性,分析了高职院校图书馆开展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的现状及问题,包括教师和学生对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认知度较低、馆员信息素养能力不足、馆藏资源建设滞后等,提出了高职院校图书馆开展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的有效路径,明确馆员自身职能、加大宣传力度、搭建教育平台、开展合作教学、提供个性化服务、加强阅读推广等,为高职院校图书馆开展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提供参考。

关键词  高职院校图书馆;信息素养;数字素养

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和产业变革的不断加速,各行各业都纷纷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AI助手等新技术进行升级迭代,高职院校图书馆作为信息资源中心也同样面临着机遇和挑战。近年来,我国高职院校图书馆在开展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绩,许多高校投入了大量资源,建设信息素养教育平台,开设了文献检索课程,各省高职院校图书馆积极参加每年一度的全国高职高专信息素养大赛等,促进了学生对于信息素养学习的积极性。同时,在开展信息素养与数字素养教育时也存在着一些问题,部分图书馆馆员自身信息素养能力有待提升,馆员与学科专业的联系不紧密,信息素养及数字素养教育缺乏系统完整的体系等。如何提高学生的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水平,增强学生运用信息检索知识及数字技术解决问题的能力,是高职院校图书馆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重要问题。因此,研究高职院校图书馆开展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的有效路径具有重要意义。

一、开展信息素养及数字素养教育的必要性

信息素养的概念最早由美国计算机协会于1974年提出,信息素养的英文全称为“Information Literacy”,意指“利用计算机、网络等数字化技术来获取和处理信息的能力”。我国学者张倩苇认为,信息素养是利用信息工具和信息资源的能力,还包括获取识别、加工处理、传递创造信息的能力,并能利用这种能力来解决实际问题和进行创新活动。[1]

数字素养(Digital Literacy)最早由以色列学者阿尔卡来在1994 年提出,是指人们在信息化时代所应具备的一种基本素养,也就是要具备运用数字技术对信息进行管理、开发和利用的能力,包括信息意识、信息知识、数字技能及数字伦理道德等方面。[2]宋毓、饶俊丽认为信息素养重在关注文献及信息的检索、对信息的使用及评估的能力;而数字素养是在掌握信息素养的基础上,运用各种技术手段、网络媒体技能等,进行自主的批判性思考、创造性学习的能力。[3]

2018年,信息素养教育被正式写进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印发的《教育信息化 2.0行动计划》中,[4]《普通高等学校图书馆规程》也提出了对高职院校图书馆开展信息素养教育的明确要求。[5]

如今,信息技术已经渗透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推动经济社会文化不断进步。面对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和新时代背景下对人才培养提出的新要求,高职院校需要重视人才培养过程中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的重要性,并将其融入人才培养体系中。高职院校图书馆作为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担负着为学生提供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的职责,是培养高素质人才的重要平台。在新时代背景下,高职院校图书馆需要将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融入到专业教育中,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数字价值观和数字伦理道德观,不断提升学生利用数字化技术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并在实践中不断完善自身知识结构、提高实践技能和创新能力。

二、开展信息素养及数字素养教育的现状及问题

由于高职院校的教育目标及教学资源与本科院校存在一定差异,高职院校图书馆在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方面虽然做了诸多努力,但仍存在一定差距。目前高职院校图书馆在开展信息素养及数字素养教育中存在以下问题:

(一)对信息素养及数字素养教育的认知不够

当前,高职院校对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的重视程度不高,多数将其视为专业课程教育的一种补充,没有充分认识到信息素养及数字素养对师生处理信息能力提升的重要性。目前,大多数高职院校并没有把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作为一个整体对学生进行教育,而只是将其视为信息技术课程的延伸。国内的培养方式主要有新生入馆教育,开设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讲座、培训,提供在线课程资源,开设文献检索课程等,部分图书馆会进行嵌入式教育,大多数高职院校图书馆开展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只是作为一种辅助手段。虽然高职院校图书馆已经做了诸多努力,高职院校学生的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仍普遍较低,具体体现在高职生信息意识淡薄、信息能力较差、信息道德有待提高等方面。[6]

(二)图书馆缺乏专门的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部门和专职人员

我国大多数高职院校图书馆并没有设置专门的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部门和专职人员,也没有将其纳入图书馆的工作体系中。虽然有一部分高职院校图书馆开展了信息素养与数字素养的课程培训,但多数为图书馆的馆员兼职,主要为读者提供文献资源检索与利用指导、数据库检索与利用、网络资源搜索等服务,缺乏对读者的深入了解,其提供的信息服务内容也比较单一。即使有部分图书馆设置了专门的信息参考咨询服务中心,但由于人员配备不足、专业知识结构单一等原因,难以开展深入的服务。

(三)馆员的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水平不高

部分高职院校图书馆馆员的信息意识和能力不足,没有充分发挥其在学生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中的作用。苗亚楠调研发现,很多高职院校的教师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知识结构不全面,对最新的职业教育信息化建设的方向不够了解,大部分教师对信息相关的法律法规知之甚少。[7]对数据缺乏敏感性,在具体的教学过程中对知识点的传授只是一带而过,并没有形成系统的专题教学,也没有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和数字资源开展教育,对学生进行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的培训只是浮于表面。

(四)馆员与学科专业的联系不紧密

由于高职院校图书馆缺乏对馆员专业技能的培养,导致馆员不能及时将新技术和新理论融入到服务中,对于不同年级高职生的需求也不够了解。当学生在专业领域有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方面的需要时,由于馆员对其他学科的专业知识知之甚少,对学生也只能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无法与学科专业形成良好的互动关系。

(五)馆藏资源建设滞后

部分高职院校图书馆的馆藏资源与学科专业匹配度较低,开通的数据库也较为稀缺、单一,大多数高职院校图书馆没有建立专门的信息数据库或平台。杨勇、王东亮、罗雨舟调查发现,只有小部分高职院校构建了在线信息素养平台,且平台的栏目名称叫法多样、未统一,平台资源也较为单一,投放的内容多为新生入馆教育及资源检索相关知识,平台开放程度不高且资源来源途径受限。[8]资源建设的滞后让学生无法将收集到的信息资源进行有效的整合,对数据进行分析、清洗、筛选的动作也难以进行,难以为学生提供更好的个性化服务,也无法满足多样化的学习需求。

(六)图书馆内部管理不规范

高职院校图书馆缺乏有效的管理制度,图书馆内部管理不够明晰,没有对信息素养及数字素养课程构建完整的教学评价体系,导致馆员在教学过程中缺乏“比学赶超”的氛围,教学效果不能得到保证,主动服务的意识也有待加强,难以形成良好的教学氛围。

三、开展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的策略

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能够培养大学生信息意识、提高信息能力,树立批判性思维。通过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学生不仅能快速获取有用的知识和技能,而且能自主学习,使知识不断更新,能主动地学习和探索未知领域。在信息化时代,数字化技术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影响,通过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学生能更好地掌握数字化技术,从而更好地适应社会发展需要。

(一)明确自身职能,加强对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工作的重视

高职院校图书馆在开展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时,首先要明确自身的职能,加强对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工作的重视,努力通过各种途径来提升馆员自身的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如学习各种先进的教学手段、参加培训、学术交流等,从而能够提高学生的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水平。图书馆要充分发挥自身的作用,热情主动地为读者服务,为学生提供良好的学习环境。在开展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工作时,要将学生作为服务对象,积极听取学生对图书馆及信息素养课程的意见和建议,根据实际情况与学生需求,建立科学系统的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体系。在高职院校开展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工作时,教师是教学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教师可以通过课堂教学、文献检索课、专业课等多种途径向学生宣传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工作的重要性。图书馆员和网络管理员是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体系的服务人员,要及时更新图书馆信息资源和数字资源,也要熟练掌握计算机和网络技术,及时更新信息技术专业知识,定期维护与升级系统,净化网络环境,通过各种途径向学生介绍最新动态。

(二)加大宣传力度,提高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工作的力度和效度

图书馆要重视馆员的专业技能提升,学校也要加大宣传力度,提高高职院校师生对信息素养及数字素养的认识,增强对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的重视程度。可以通过校图书馆官网、微信公众号等信息平台,通过校园广播、易拉宝、宣传海报等方式,向师生宣传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的重要性,提升师生对这一工作的认识。同时,学校也要组织师生参与到图书馆举办的有关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方面的培训中,提升师生的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能力。可以开展信息素养及数字素养教育类新书推荐服务,在学校图书馆网站首页、微博、微信公众号进行定期推送。[9]此外,可以由图书馆以信息素养及数字素养为话题,常态化举办信息素养分享交流会,引导大学生共同探讨在学习中遇到的问题,共同分享信息检索、数据分析等方面的经验。学校要结合各专业实际情况开展教育活动,通过丰富的活动内容,引导师生正确认识信息、利用信息和创造信息,让信息素养与数字素养助力师生的科研写作与日常生活。

(三)搭建教学平台,助力师生提高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水平

高职院校图书馆要在科学地分析学科专业需求的基础上,构建与学科专业相匹配的馆藏资源,还要建立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平台,利用新媒体技术如微信、微博等互联网手段,搭建网络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平台。

高职院校图书馆可以在平台上发布与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相关的文章,介绍数字资源的类型、特征和使用方法,引导高职院校师生了解数字资源获取的相关知识,增强高职院校师生的信息意识和信息技能。为了让学生在学习中充分利用知网、万方、“OPAC”等数据库,高职院校图书馆可设置相应的服务功能和模块,来介绍各类数字资源的获取和使用方法,方便学生查询。此外,还可以向师生发布有关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的视频资料,介绍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使用途径,逐步提升其获取、分析、利用资源的能力,还可以通过开展合作式教学、提供培训、建立教学资源库等方式开展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同时,可以利用微信、微博等新媒体技术发布与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相关的文章、视频和音频资料,引导高职院校师生了解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的重要性及必要性。

(四)开展合作式教学,与学校其他部门形成良好互动关系

高职院校图书馆可以通过开展合作式教学,提升馆员信息能力,激发馆员的学习兴趣。在合作式教学中,馆员要相互配合,相互协作,共同完成教学任务。还应加强与院系、专业教师的合作,主动与专业课教师、其他相关职能部门建立合作关系,畅通与学生之间的沟通渠道,积极推动图书馆与学校其他部门之间的合作关系,促进高职院校图书馆与各部门的协同发展。专业课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可以将问题和任务交给馆员,让馆员自主选择问题和任务,或根据问题和任务的难易程度分配给不同馆员不同的任务。在图书馆馆员完成任务后,教师可以对其进行考核评价。评价工作可以采用传统的评价方式,也可以采用在线评价方式,以书面知识考核与实践操作考核相结合的方式,重点内容则是各种类型文献情报的获取、选择和利用。[10]如今,各种类型的数据让人眼花缭乱,难以快速、有效、精准地筛选出所需数据。焦玲霞、马岩提出,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亟需嵌入到其他学科教学中去,不同学科背景的教师也需要提升自身的信息素养与数字素养。因此,高职院校图书馆也需加强跨学科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11]通过合作式教学能够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让学生充分发挥自身的主观能动性,从而提高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能力。

(五)提供多元服务,满足高职学生对资源获取及利用的需求

高职院校图书馆要积极构建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体系,在通过多种途径提高馆员专业技能和综合素质的同时,还要重视学生的个性化需求,针对不同年级的学生提供专题教学,积极搭建网络学习空间,为学生提供丰富多样的个性化服务,通过提供个性化服务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高职院校的学生在校时间较短,大一新生对信息的多样化获取方式保持好奇心与新鲜感,想要了解更多新鲜事物;大二学生已经经历了一年大学生活,对信息素养方面的需求更加细化;而毕业生时间较为紧张,对论文写作、文献查询、毕业设计等领域更为关注。因此,馆员教师要根据学生的自身情况因材施教,针对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的不同需求,制定相应的计划,合理安排教学内容、教学进度。同时,也要兼顾保护学生的数据隐私和安全问题,从而提升学习效果及对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学的满意度,并通过各种途径提高高职院校图书馆在师生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方面的服务能力。

(六)加强阅读推广,丰富推广的内容及途径

高职院校图书馆作为知识的宝库和学术交流的平台,不仅是提供图书借阅服务的地方,更是为学生提供丰富多样的学习资源和培养阅读兴趣的场所,开展阅读推广活动能够促进学生的创新思维和批判性思维能力,针对性的阅读推广是推动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教育的有效途径。图书馆可建立多元化的阅读推广活动形式,利用社交媒体平台进行阅读推广,加强与教师的合作,开展专题讲座和读书推荐活动,创新阅读推广活动的内容和形式。可开展数字资源利用讲座、专题书籍推荐、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培训教育、“书香班级”评选活动等活动,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提高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水平,为学生的学业和职业发展提供有力支持。

信息化时代,信息素养和数字素养已成为个人必备的一项技能,能够熟练利用信息技术工具及数字技能。对所需数字资源进行获取、分析、创造,做一个合格的数字公民,无疑是新时代给人们出的考题。高职院校图书馆要帮助学生掌握这项技能,在信息爆炸的时代,精准、高效地找到所需信息。只有这样,才能让高职院校学生真正地做到“学会学习”,学会批判性反思与认知,辩证地看待生活与学习中遇到的问题,在未来的学习和职业生涯中更好地适应信息化社会的挑战。

参考文献:

[1]张倩苇.信息素养与信息素养教育[J].电化教育研究,2001(02):9-14.

[2]Eshet-Alkalai,Y.(2004).Digital literacy:A conceptual frame work for survi-valskills in the digital era [J]. Journal of Educational Multimedia and Hypermedia,13(1):93-106.

[3]宋毓,饶俊丽.国内外数字素养研究热点计量分析[J].国家图书馆学刊,2020,29(01):87-98.

[4]教育部关于印发《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的通知[J].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公报,2018(04):118-125.

[5]普通高等学校图书馆规程[J].大学图书馆学报,2016,34(02):5-8.

[6]张进良,张克敏,何高大.从美国的信息素养教育谈我国大学生信息素养的培养[J].电化教育研究,2003(08):72-74.

[7]苗亚楠.山东省高职院校教师信息素养现状及提升策略研究[D].山东师范大学,2023.

[8]杨勇,王东亮,罗雨舟.高职院校图书馆在线信息素养教育平台现状及发展研究——以全国首批28所国家示范性高职院校为例[J].情报探索,2017(11):76-80.

[9]李晓君.高职院校图书馆提升学生信息素养的对策探究[J].职教论坛,2020,36(07):136-141.

[10]贾瑾辉.浅议高职图书馆信息素养教育[J].国际公关,2020(11):170-171.

[11]焦玲霞,马岩.中美高校图书馆嵌入式学科服务比较研究[J].图书馆工作与研究,2019(3):48-55.

(作者单位:无锡城市职业技术学院)

【责任编辑:张卓】

社科

最新期刊

第六期

江南论坛期刊2024年

在线预览

电话:0510—80908055  0510-80908053   邮编:214000   地址:无锡市滨湖区雪浪街道南象山路2号
备案号:苏ICP备12063891号-1 推荐使用IE9及以上浏览器 技术支持:无锡跨度数据科技有限公司  0510-85749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