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南论坛 》欢迎您!   2024-02-26 星期一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联系电话:0510—80908055
学术探讨 首页 >

基于文本分析的红船精神与伟大建党精神关系探析

作者:彭世杰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数:635   发布日期:2023-5-30

摘  要  红船精神和伟大建党精神是习近平同志基于弘扬中国共产党创建时期革命精神而在不同时期提出的两个重要概念。从理论层面厘清二者的内在关系,是必须直面的一个现实问题。回归红船精神和伟大建党精神的出场语境,深入分析其提出和阐释的权威文本,是全面、客观、准确把握二者关系的基本依据。通过对习近平同志论述红船精神、伟大建党精神相关文本及其他相关权威文本的系统分析,可以从理论层面梳理出二者之间的内在理路和逻辑关系,进而从认识、定位、实践层面提出如何妥善处理好二者关系的对策建议。

关键词  文本;红船精神;伟大建党精神;关系

2005年6月21日,习近平同志在《光明日报》发表署名文章,首次公开系统论述红船精神,并于2017年10月31日在率领十九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集体瞻仰上海中共一大会址和浙江嘉兴南湖红船时再次进行阐述和强调。2021年7月1日,习近平同志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首次提出并阐述伟大建党精神,并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三次论及伟大建党精神。红船精神和伟大建党精神,都是习近平同志基于党的创建而凝练概括的,因而对二者关系的准确把握,就成为一个亟须从理论层面进行回应的现实问题。当前,学术界围绕这一问题进行了一些研究和探索,深化了对红船精神与伟大建党精神关系的理论认识。如何认识和把握这两个既密切相关但又不完全相同的概念,不能脱离二者提出和论述的文本语境。因此,深化对红船精神与伟大建党精神关系的认识,应当着眼和聚焦对二者进行阐释的权威原始文本,深入解析文本的原始意义,才能全面、客观、准确把握二者之间的内在关系,进而达到统一思想、凝聚共识的目的。

一、意义与价值:深入研究红船精神与伟大建党精神关系的现实之需

从理论层面厘清红船精神与伟大建党精神的关系,不仅有助于拓展深化对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谱系的认识,而且也是直面和回应对二者关系存在的模糊认识的现实需要。

(一)从历史向度来看,这是理解精神本源之需

中国共产党在百年奋斗历程中不仅创造了彪炳史册的光辉成就,也铸就了独具特色的精神谱系,“为我们立党兴党强党提供了丰厚精神滋养”。[1]红船精神、伟大建党精神都与中国共产党创建史紧密联系,深化对二者关系的认识,有助于引导广大党员干部群众在学习党史中学深悟透中国共产党诞生这一开天辟地大事变背后的精神动力,从起源、本源、根源意义上深刻认识党的诞生的历史必然性,追溯红色起点,守好红色根脉,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汲取开拓奋进的力量。

(二)从理论维度来看,这是深化理论认识之需

红船精神、伟大建党精神都是基于一定历史背景提出的具有特定理论内涵的概念,不能简单化、片面化、表象化理解。这两个概念的提出,都推动了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谱系的拓展和发展,为丰富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世界作出了独特贡献。从理论高度深化对二者关系的认识,有助于深化对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谱系特别是精神源头的认识。

(三)从现实角度来看,这是回应思想困惑之需

当前对红船精神和伟大建党精神的认识中存在一些困惑、误解、偏差,甚至认为伟大建党精神的提出是对红船精神的替代;特别是红船精神没有被纳入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谱系第一批伟大精神,现实中出现了“以后还要不要提红船精神”的疑虑。因此,深化对二者关系的认识,回应现实吁求,有利于廓清思想迷雾,增强理性认识。

二、梳理与辨析:如何认识红船精神与伟大建党精神关系的文本分析

任何一种革命精神都有历史形态(本体论)和理论形态(认识论)之分,历史形态是理论形态的前提和基础,理论形态是历史形态的反映和关照,二者相辅相成、互为一体。文本是作为理论形态的革命精神的重要载体,因此,原原本本、原汁原味理解一种革命精神,就必须回归对其进行阐释的原始文本。回到红船精神、伟大建党精神的出场语境,通过对相关原始文本的系统深入分析,可以从理论层面梳理出二者的一致之处与区别之处。

(一)二者一致之处

1.红船精神与伟大建党精神在内涵实质上具有相通性。革命精神的内涵是基于一定历史事实所进行的理论概括。红船精神、伟大建党精神的内涵都是围绕建党伟业进行概括的,具有内在一致性。“开天辟地、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2]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立时代潮头之先的特性,贯穿于建党全过程;“坚定理想、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3]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将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作为崇高信仰并为之矢志奋斗的精神品质,与“坚持真理、坚守理想”“不怕牺牲、英勇斗争”[4]在本质上是一致的;“立党为公、忠诚为民的奉献精神”[5]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坚定彻底的人民立场、一切为了人民的建党初心,与“践行初心、担当使命”“对党忠诚、不负人民”[6]在本质上是一致的。由此可见,二者都包含了爱国、担当、拼搏、奋斗、奉献、创新等基本价值内核,在本质上是相融相通的。

2.红船精神与伟大建党精神在价值主体上具有一致性。革命精神是中国共产党人在特定历史实践中孕育和创造出来的,蕴含了中国共产党及其组织成员的价值立场、价值追求、价值选择,归根结底是一定价值主体在历史进程中表现出的特定精神风貌。红船精神因“红船”而名,指向的是“一个大党诞生于一条小船”[7]这一历史事件,因而其价值主体是参与创建“这个大党”的先进分子。伟大建党精神是“中国共产党的先驱们创建了中国共产党”[8]的精神,其价值主体非常明确,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先驱们”。由此可见,二者都是对中国共产党建党时期表现出的独特精神风貌的一种理论概括,其价值主体都是中国共产党的建党先驱。

3.红船精神与伟大建党精神在生成时间上具有契合性。恩格斯指出:“历史从哪里开始,思想进程也应当从哪里开始,而思想进程的进一步发展不过是历史过程在抽象的、理论上前后一贯的形式上的反映”。[9]中国共产党百年实践铸就的形态各异的革命精神,都有其各自生成的时间。红船精神的生成与“红船”紧密相联,而“红船,见证了中国历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变”,[10]因而“开天辟地的大事变”发生之时即是红船精神生成之时。伟大建党精神是伴随“一百年前,中国共产党的先驱们创建了中国共产党”[11]而生成的,其生成时间是中国共产党创建的“一百年前”。因此,二者在生成时间上都指向发生“开天辟地大事变”的建党时期,具有内在契合性。

(二)二者区别之处

1.“专题教育”与“百年华诞”:提出背景的不同。中国共产党善于通过专题教育和对党的重要历史事件进行纪念等方式来凝聚思想共识、推动自身建设,红船精神、伟大建党精神都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出的。红船精神提出时,全党正在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红船所在地嘉兴市南湖区组织开展的红船精神大讨论引起习近平同志的高度关注,他在派人多次进行实地调研并结合南湖区讨论成果的基础上,发表了系统阐释红船精神的署名文章。伟大建党精神是在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这一重大历史时刻提出的,其出场情境是习近平同志作为党的最高领导人发表“七一”讲话这一特定建党纪念方式。

2.“意象表达”与“事实表达”:命名方式的不同。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谱系的命名方式可以分为以地域命名、以重大事件命名、以先进人物(群体)命名等方式。红船精神、伟大建党精神都是围绕建党实践而概括的,但是二者的命名方式不一样。“红船”,最初是作为中国共产党诞生的重要承载,逐渐演化成为这个政党的一种物化象征、标识这个政党的一种意象化符号。因此,红船精神是建立在中国共产党创建的载体——“红船”这一象征符号基础之上的,是写“意”,是一种形象化、符号化、革命浪漫主义的表达方式。而伟大建党精神是建立在中国共产党建党这一历史实践基础之上的,是对党的全部创建活动所累积、沉淀的精神的综合表述,是写“实”,是一种理论性、抽象性、现实主义的表达方式。

3.“聚焦建党”与“贯穿百年”:凝练用意的不同。从理论层面凝练一种革命精神,不仅是从精神层面对历史的系统总结,同时往往具有面向现实和未来的深刻用意。红船精神是在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时凝练的,其目的侧重于党的先进性建设,正如习近平同志所指出的,“‘红船精神’就充分体现了走在时代前列的精神,这也就集中体现了党的先进性,是党的先进性之源”。[12]伟大建党精神是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提出的,是习近平同志在总结建党百年来党的建设规律的基础上对中国共产党建党先驱心路历程的高度概括。由此可见,红船精神主要是聚焦党的创建而凝练的;伟大建党精神不仅着眼于党的创建,同时也兼顾党的整个发展历程,是贯穿党的百年精神谱系的一根红线。

由此可见,红船精神和伟大建党精神是习近平同志围绕中国共产党建党实践在不同时期概括凝练的,二者在内涵实质、价值主体、生成时间上是一致的,但是在提出背景、命名方式、凝练用意又是有差异的。红船精神与伟大建党精神是两个内涵高度重合但又不完全相同的概念。理解二者之间的关系,应当坚持以“红船精神集中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建党精神”[13]这一重要论断为基本遵循,既要从内涵同质、主体同源、历史同期等角度深刻认识二者的一致之处,又要从“专题教育”与“百年华诞”、“意象表达”与“事实表达”、“聚焦建党”与“贯穿百年”等角度深刻认识二者的不同之处。应该说,红船精神的提出推动了对建党时期党的革命精神的研究,为伟大建党精神的凝练概括奠定了理论基础。从红船精神到伟大建党精神的跃升,体现了习近平同志一以贯之的革命情怀和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

三、对策与建议:妥善处理红船精神与伟大建党精神关系的理性思考

红船精神与伟大建党精神是基于中国共产党的创建而在不同历史阶段凝练的既具有共通价值内涵又具有不同现实考量的精神样态,要在思想认识、理论定位、实践等层面妥善处理好二者之间的关系。

(一)认识深化与理论跃升:厘清思想认识层面的误区

红船精神与伟大建党精神同根同源,有着相同的历史背景和实践渊源,但又在提出背景、命名方式、凝练用意方面存在差异。因此,必须从理论层面认识清楚二者之间的内在逻辑,摒弃现实中存在的一些认识误区。

一方面,要深刻认识习近平总书记在建党百年特殊历史时刻提出伟大建党精神的重大意义,并在此后多个重要场合强调弘扬伟大建党精神。因此,要把思想认识统一到“七一”讲话精神、党的二十大精神的高度上来,大力继承发扬伟大建党精神。

另一方面,也要深刻认识到,伟大建党精神的提出,并不是替代、否定、舍弃红船精神,而是为更好认识红船精神的定位、功能、价值提供了全新视角。《求是》杂志2021年第17期以《党的伟大精神永远是党和国家的宝贵精神财富》为题,汇总节录了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论述的党的伟大精神36段,其中既包含了2017年10月31日在瞻仰上海中共一大会址和嘉兴南湖红船讲话时对红船精神的论述,也包含了2021年7月1日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对伟大建党精神的论述。可见,二者并行不悖,并不存在替代与被替代的问题,在伟大建党精神提出以后,红船精神依然具有不可替代的的独特价值。

从红船精神到伟大建党精神,体现了习近平同志在对中国共产党创建时独特精神品质的理论认识在不断深化,实现了对党的创建及其所凝结精神的理论跃升。

(二)历史起点与逻辑起点:把握理论定位层面的逻辑

习近平同志在《弘扬“红船精神” 走在时代前列》一文中把红船精神定位为“中国革命精神之源”,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将伟大建党精神定位为“中国共产党的精神之源”。这两个“精神之源”的理论定位看似矛盾,实则是内在统一的。

红船精神作为“中国革命精神之源”,这是从“历史起点”层面来讲的。纵观《弘扬“红船精神” 走在时代前列》一文,习近平同志对红船精神进行的论述都是紧紧围绕党的创建而展开的,如“红船,见证了中国历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变,成为中国革命源头的象征”“南湖红船点燃的星星之火,形成了中国革命的燎原之势”“红船精神是我们党创立时期坚持和实践自身先进性的一个历史明证”,[14]等等。这些论述的立足点都是建立在中国共产党创建的基础上,其表征的是党在创建时期的独特精神品质,成为党的历史上形成的第一种革命精神。

伟大建党精神作为“中国共产党的精神之源”,则是从“历史起点+逻辑起点”的双重角度来讲的。“一百年前,中国共产党的先驱们创建了中国共产党,形成了……伟大建党精神”,[15]这是基于历史起点的论述。除此以外,“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弘扬伟大建党精神,在长期奋斗中构建起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16]“一百年来,党坚持性质宗旨,坚定理想信念,坚守初心使命,勇于自我革命,……锤炼出鲜明政治品格,形成了以伟大建党精神为源头的精神谱系”,[17]这些论述则更多强调的是伟大建党精神作为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谱系的逻辑起点。伟大建党精神不仅具有时间坐标上的起始意义,同时也从价值内涵的层面在党的百年奋斗历程中孕育、生发了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谱系,其内涵贯通于各个历史时期形成的其他革命精神之中,因而构成了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谱系的逻辑起点。

由此可见,这两个看似具有内在张力的理论定位,实则并不矛盾。从红船精神到伟大建党精神,不仅填补了过去很长时间里对建党时期没有相应的革命精神的空白,解决了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谱系的历史起点问题,而且也从理论层面深化了对党的精神世界源头的认识,解决了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谱系的逻辑起点问题。

(三)同一指向与融入日常:推进社会实践层面的弘扬

中国共产党人精神谱系具有塑造政党形象、凝聚政治共识、引领党员意识、匡正党员行为等价值,但其最根本价值在于转化为自觉的实践,即激励和鼓舞党员干部庚续红色基因,将革命先辈身上体现出的价值理念、宗旨观念、作风品质、人格操守等更好地延续和传承下去,使其内化为党员干部内在稳定的精神结构、思维方式、行为准则。从这一意义上来讲,不管是弘扬红船精神还是弘扬伟大建党精神,其在实践层面的指向是一致的。

由此可见,弘扬红船精神与弘扬伟大建党精神,其实践方面的要求都是继承革命先辈的优良作风和崇高品格,在本质要求上是一致的。因此,在妥善处理红船精神与伟大建党精神的关系方面,不应陷入对两个概念的无谓的争论,关键在于把二者共同的精神实质内化于心、外化于行、融入日常,使之成为党员干部自发的意识、自觉的行动。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党的伟大精神永远是党和国家的宝贵精神财富[J].求是,2021(17):17.

[2][3][5][7][10][12][14]习近平.弘扬“红船精神” 走在时代前列[N].光明日报,2005-06-21(3).

[4][6][8][11][15][16]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2021年7月1日)[N].人民日报,2021-07-02(2).

[9]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12.

[13]王沪宁在弘扬“红船精神”座谈会上强调 认真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 大力学习弘扬“红船精神” 用伟大精神推动伟大实践[N].人民日报,2017-12-05(1).

[17]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M].北京:人民出版社,2021:(64).本文系浙江省党校系统社会科学联合会2022年度规划课题“大历史观视野下的伟大建党精神:近代以来中国人精神主动的起点”(编号ND22154)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浙江红船干部学院、中共嘉兴市委党校党史党建教研室主任、副教授,浙江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江东】

社科

最新期刊

第一期

江南论坛期刊2024年

在线预览

电话:0510—80908055  0510-80908053   邮编:214000   地址:无锡市滨湖区雪浪街道南象山路2号
备案号:苏ICP备12063891号-1 推荐使用IE9及以上浏览器 技术支持:无锡跨度数据科技有限公司  0510-85749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