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南论坛 》欢迎您!   2021-04-18 星期日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联系电话:0510-81827346
法治天地 首页 >

保证人承担责任后向其他保证人追偿问题探究

作者:周晓鸿 彭 臻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数:50   发布日期:2021-2-23

2014年,甲向乙借款100万元,丙和丁为担保人,但合同中未对保证方式作出约定。债务履行期届满后,丙代甲向乙支付50万元,随后根据《担保法》第十二条、《民法通则》第八十九条,对甲和丁提起诉讼,要求甲向其支付50万元,要求丁对其已清偿部分的50%即25万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上述诉求乍看似乎有依有据,但笔者认为丙对丁的诉求无法得到支持。本文将结合此案例,从法律适用和结果比较以及未来趋势这三个角度,来探讨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能否向其他保证人追偿。目前,根据《担保法》第十九条规定,如果当事人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将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故本案担保人为连带责任保证人。

一、 法律适用

《担保法》第十二条规定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可以要求其他需要承担连带责任的保证人清偿其应当承担的份额,《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二十条规定:“连带共同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任何一个保证人承担全部保证责任。”还有第二款规定了“连带共同保证的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向债务人不能追偿的部分,由各连带保证人按其内部约定的比例分担。没有约定的,平均分担”。从上述法条中,可以看到司法解释认为,在债务人不能清偿的情况下,不能清偿的部分平均分担下来即为《担保法》中其他保证人“应当承担的份额”,结合本案,如果丙就这50万元无法向甲追偿,的确可以要求乙承担25万元的连带清偿责任。

从“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角度,《担保法》是特别法,是针对担保相关问题出台的法律,表面看来本案应适用《担保法》,按其相关规定处理。但是《担保法》实施时间为1995年,其司法解释实施时间为2000年,是较早出台的有关担保问题的法律法规。此后,《物权法》《民法通则》(修订)甚至是《九民纪要》都对担保问题作出相关规定,而《民法总则》也对连带责任作出了有关规定。那我们就继续按时间顺序梳理一下,看后续法律法规对这个问题如何规定。

2007年《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混合担保中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第一百七十八条规定《物权法》与《担保法》不一致的,按照《物权法》。随后,2009年修改后的《民法通则》第八十九条第一款规定保证人履行债务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请注意,上述法条与《担保法》都不同,均未规定其他保证人需要按比例分担,仅仅规定了向债务人追偿。且《物权法》明确规定与《担保法》不一致的地方需适用《物权法》。

2017年《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八条规定“二人以上依法承担连带责任的,权利人有权请求部分或者全部连带责任人承担责任。连带责任人的责任份额根据各自责任大小确定;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责任。实际承担责任超过自己责任份额的连带责任人,有权向其他连带责任人追偿”。结合本案,丙、丁为连带责任人,故只有丙支付超过50万元,才有权向丁追偿。至于追偿的数额问题,应是超出份额的部分,未超出份额的部分并不平均分担,否则无需强调“实际承担责任超过自己责任份额”。

2019年《九民纪要》第五十八条“被担保的债权既有保证又有第三人提供的物的担保的,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三十八条明确规定,承担了担保责任的担保人可以要求其他担保人清偿其应当分担的份额”。这是对担保法的解释,但是后面紧跟着“但《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并未作出类似规定,根据《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八条关于‘担保法与本法的规定不一致的,适用本法’的规定,承担了担保责任的担保人向其他担保人追偿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担保人在担保合同中约定可以相互追偿的除外”。明确了在混合担保中担保人互相追偿需按照《物权法》,即除非当事人约定可以互相追偿,否则承担责任的担保人向其他保证人追偿的不予支持。

所以,在笔者看来,关于担保追偿的相关问题,应根据“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并不能根据“特别法优于一般法”原则适用《担保法》。即在混合担保中,需按照《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即除非当事人约定,否则无权追偿。若不是混合担保,就本案而言,只有在丙承担数额超过50万元后的部分,才有权向丁追偿,否则丙只能向甲追偿,无权要求丁承担连带责任。

二、 结果比较

若本案按照《担保法》及其司法解释判决,在甲无法支付50万元的情况下,丁需向丙支付25万元。若之后丁代甲支付30万元,则又有权要求丙支付15万元。这样一来,丙、丁双方每次代甲清偿,就可产生一个诉讼,要求对方分担一半份额,那么就会产生无数个如本案一样的诉讼,此类循环诉讼程序上费时费力,是一种司法资源的浪费。

不仅如此,担保人的初衷是为债务人提供担保,即所作的担保是为主债务服务,数个担保人之间可能并没有特别的关系,甚至可能并不相识。在主债务尚未清偿完毕的情况下,和其他保证人分担已清偿部分,不如直接清偿主债务。《民法总则》规定超过自己份额的前提是在保证人完成了自己责任份额的情况下,才有权向其他保证人追偿,这一点并不违背担保人的初衷。

再者,若循环诉讼出现,那保证人之间的份额确定十分复杂,可能在丙起诉丁的过程中,丁又代甲清偿了部分债务,那样又可对丙提起诉讼。但是因为出现新的情况,双方的保证数额无法及时确定。这样对于后续份额的认定上会出现偏差,同样影响法院既判的稳定性。

但目前如果按照《民法总则》和《物权法》相关规定,则完全可以避免上述问题,节省司法资源,也顺应了担保人的初衷,同样保护了担保人的权益。  

三、 未来趋势

2021年开始施行的《民法典》第六百八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一般保证承担保证责任”。此条是与现有法律不同的地方。根据“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本案依旧可以认定为连带责任保证。但如果本案发生在2021年以后,本案丙、丁所作的保证均为一般保证。对于他们而言,即拥有了“先诉抗辩权”,还可向债权人提供债务人可执行财产的真实情况,且不再涉及双方互相追偿问题,承担保证责任后仅可向债务人追偿,除非丙、丁双方约定实际承担份额超过自己保证责任部分可向对方追偿。这一点更加突出了担保人为债务人担保,对债权人负责的特点。

《民法典》第七百条规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有权在其承担保证责任的范围内向债务人追偿,享有债权人对债务人的权利,但是不得损害债权人的利益”。但是该规定并未提及其他保证人。《民法典》施行后,《担保法》《民法总则》《民法通则》和《物权法》相应废止,从这点看来,此条是针对前述法律法规的统一修改。《民法典》第七百条明确规定的是“债权人对债务人的权利”,故应该认为这个权利是针对债权人的。有些学者认为根据这条,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即为债权人,如果按这种观点,那保证人是债权人,但同时又是保证人,岂不是逻辑悖论!所以笔者认为仅仅是享有债权人对债务人的权利,这是承担责任后对债务人的特定关系,而非一个身份的转变。

亦有观点认为,《民法典》实施后,连带责任保证人可以根据《民法典》第五百一十九条第二款“被追偿的连带债务人不能履行其应分担份额的,其他连带债务人应当在相应范围内按比例分担”。向其他连带责任保证人按比例追偿。笔者认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连带债务人与连带责任保证人是不同的概念,连带责任保证人是和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保证人,本质依旧是保证人,而非债务人。但是《民法典》第五百一十九条是对连带债务人作出的规定,故连带责任保证人无法适用此条款,还是应按照《民法典》第一百七十八条规定,只能向其他连带责任保证人追偿实际承担超出自己份额的部分。

《民法典》第一百七十八条与《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八条相同,规定了只有实际承担责任超过自己责任份额的连带责任人才有权向其他连带责任人追偿。这里明确写明连带责任人之间的追偿,而非其他条款的“连带债务人”。所以笔者认为,关于连带责任保证人之间的追偿问题,还应适用《民法典》第一百七十八条,而非其他条款。

故在2021年以后,数个担保人特别约定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则均为连带责任保证人,就应按照《民法典》第一百七十八条,担保人之间就超出自己责任份额可向其他连带责任保证人追偿。但是有关责任份额多少的问题,保证人之间可以自己约定。但是对于一般保证人而言,笔者认为出于“意思自治原则”,一般保证人之间也可约定互相追偿,但是若无特别约定,一般保证人之间物权互相追偿。

在笔者看来,《民法典》关于担保作出的规定一是更加重视了担保人的初衷,突出了担保人与债务人的特定关系,尽可能减少其他人的介入。二是强调了担保本身具有风险性,担保人在作担保时需审慎,将一般保证的追偿权限制于担保人与债务人之间,除非出于“意思自治原则”,当事人之间特别约定可以互相追偿。三是沿用了《民法总则》相关条文,保障了连带责任保证人的追偿权,但同时避免了追偿权的滥用。四是考虑到了司法资源的正确投入,不应将司法资源过多浪费。笔者认为,后续有关追偿权的实现,可能还会引入主债务已清偿完毕这个前提条件,在此基础上实际承担超过自己份额的连带责任担保人可向其他保证人进行追偿。这样的话对于担保人来说实现追偿权的条件更为苛刻,担保更具风险性,但同样提醒担保人在进行担保时应足够审慎。

四、 小结

在现行法律规定下,本案应适用《民法总则》,只有丙支付超过50万元的情况下才能要求丁支付超出部分。与《担保法》相比,这样可以避免一些问题,但还是存在部分弊端。在《民法典》施行后,若对保证方式没有特别约定,丙、丁均为一般保证人,且本案中丙、丁未特别约定可以互相追偿,丙即使支付超过50万元,也无权要求丁支付超出部分。这样可以尽可能减少司法资源的浪费,同样强调了担保人与债务人之间的特定关系。丙、丁只有在对保证方式作出特别约定即双方均为连带责任保证人的情况下,才可根据《民法典》第一百七十八条,对实际承担责任超出自己责任份额的部分向对方追偿。

至于未来对担保问题中实现追偿权的规定,会不会更加严格,从各个方面来考虑,笔者认为严格是大势所趋。一方面,要考虑一般保证人的权利,防止其权利被侵犯。另一方面,又要重视“意思自治原则”,考虑对保证方式作出特别约定的连带责任保证人,以及当事人之间可以互相追偿的特别约定。最后,还要保障债权人实现债权的权利。但是担保行为具有风险性,不管法律如何演变,担保人进行担保时仍需谨慎。毕竟每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要对自己做的民事行为负责,担保行为本身就是“被害人自陷风险”。

(作者单位:江苏崇安律师事务所)

【责任编辑:江东】

社科

最新期刊

第三期

江南论坛期刊2021年

在线预览

电话:0510-82759685   邮编:214000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复兴路122号4楼400室
版权所有:江南论坛   备案号:苏ICP备12063891号-1  推荐使用IE9及以上浏览器 技术支持:无锡跨度数据科技有限公司  0510-85749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