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南论坛 》欢迎您!   2020-09-26 星期六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联系电话:0510-81827346
新时代新发展 首页 >

城乡一体化时代促进乡村振兴的战略思考

作者:傅兆君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数:32   发布日期:2020-9-16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做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基本现代化的重大历史任务。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提出了全面加速城乡融合发展的乡村振兴战略一系列方针政策。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在我国快速城市化发展阶段,乡村的振兴必须遵循城乡对立运动的基本规律,即城乡一体化发展趋势和规律。城市和乡村是相辅相成的。乡村的振兴发展与新型城镇化历史地统一在一起。当前,我国乡村振兴战略的关键是乡村的产业振兴。乡村的产业振兴离不开城乡关系的根本改善。   

一、城乡融合发展的乡村振兴是中国现代化的重要推动力   

(一)从经济理论上看城乡一体化发展是现代化建设的必由之路

西方经济学界较早地关注了城乡融合发展与乡村发展问题。刘易斯二元结构模型揭示了经济发展的核心是农村剩余劳动力由传统部门向现代部门转移,“刘易斯拐点”到来后城乡差别将逐渐消失;费景汉-拉尼斯模型则强调,加快农业发展和提高劳动生产率是促进工业化和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关键。赫希曼提出的非均衡增长理论,强调城市资源要素应加速向乡村流动来带动乡村发展的观点。总体上看,二元经济结构理论的价值取向是加快工业化、城乡融合发展,最终实现城乡一体化。国内对城乡一体化发展研究主要是改革开放以来的事。上世纪80年代初,乡镇企业异军突起的苏南地区最先出现城乡一体化的趋势。费孝通关于“小城镇、大问题”的研究开启了城乡协调发展研究的序幕。关于城乡融合发展与乡村振兴的体制、路径、模式问题,学术界普遍认为,改革城乡分割体制,推进制度创新是城乡融合发展、促进农村振兴的关键。杜润生先生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深入研究了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大问题,许多见解对于当前乡村振兴战略仍有指导意义。陈钊、陆铭(2008)、陆学艺(2011)、张国富(2011)、李一翔(2013)等主张改变城乡分割的经济政策,改革户籍和土地制度,以居住地和职业为人口划分标准,通过户籍-土地-财税制度的联动改革,切实推进城乡一体化和公共服务均等化。古璇等(2010)则主张用“全域规划”的思想实行城乡统一规划。

由此可见,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城乡一体化是现代化发展的必由之路,城乡是相互依存的关系已成为国内外学术界的共识。 

(二)新中国的实践表明乡村振兴是我国现代化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

农村发展问题从来就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而是和城市的发展错综复杂地统一在一起。在古代社会,作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城市享有极大的特权统治着农村。相对封闭的农村历史性地从属于城市。近代资本主义工业化的发展,进一步恶化了城乡关系。所以,马克思在批判资本主义的同时,提出了城乡一体化的思想。中国作为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大国,城乡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由来已久。新中国成立以来,城乡的经济和社会都得到了迅速发展。但由于特殊的国情,我国实施赶超型的工业化战略,优先重视发展工业和城市,农民、农业、农村为我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至少在这三个重要时期乡村对整个国家的发展起到了托底的作用。首先,是新中国初期的工业化资本积累阶段。其次,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农村发展与改革对城市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大支撑。再次,是近年来面对来势汹汹的西方贸易壁垒和全球经济衰退,农村成为扩大内需、消化过剩产品,促进国民经济内循环的重要环节,大大缓解了国内外贸易趋紧的趋势和库存的压力。

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和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引发了国际政治与经济格局深层次的剧烈变动,使我们更深刻认识到粮食安全战略的极端重要性;基于启动经济内外双循环的发展新思路,进一步扩大内需,推动乡村振兴的意义非凡。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消除城乡差别,大力推进城乡一体化,促进乡村振兴是实现民族复兴、全面实现现代化的重要推动力。没有乡村的振兴,就没有全面的现代化,就没有国家的长治久安。

    二、 当前我国乡村经济社会发展现状与问题成因分析

(一)当前农村发展中的问题与传统二元结构体制密切相关

目前,农村发展虽然也已取得了巨大成就,但我国城市繁荣与农村的相对落后仍然十分显著,新问题层出不穷。新中国成立以来城乡关系发展史表明,健全城乡一体化体制机制,理顺城乡关系,是深入推进城乡融合发展的关键。 

需要强调的是,农村发展不是一个孤立的事情,很多问题是快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以及旧的城乡分割的二元结构体制扭曲了城乡间资源合理配置带来的。而旧的二元结构体制则为这种不合理的状况提供了制度性保障。在当今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进程中,城乡关系是最有代表性、基础性和广泛性的重要社会关系,既反映了工业和农业发展的关系,也反映了城市居民和乡村居民的经济利益关系。当前我国总体上已经进入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的发展阶段,但城乡关系仍不和谐,城市扩张挤占乡村土地、乡村农业发展滞后、城乡体制壁垒以及由此带来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不均等问题严重影响着国家发展、改革、稳定的大局。构建和谐的统筹发展的一体化城乡关系,关键在于公共资源的公平配置和进一步消除二元结构体制上的障碍。当前要合理规划城乡空间,盘活乡村资源;加快乡村产业结构调整,统筹城乡产业发展;积极推进制度改革,消除城乡体制壁垒;积极推动农村新一轮土改,为农民承包地、宅基地流转和商业化、集约化、规模化经营提供制度保障。通过深化农村体制改革,进一步激发农村市场的活力和创造力,高质量提升农村产业的造血能力。

城乡一体化实质就是要做到城乡融合发展、公平发展和共同富裕。值得欣慰的是,近年来全国各地纷纷出台了消除城乡二元体制的措施,对促进劳动力、资本、信息和技术等生产要素自由流动做了大量工作,乡村在基础设施、社会事业、产业发展等方面有了很大改观。

(二)当前农村发展中的问题与快速工业化、城镇化矛盾交织在一起

城镇与乡村是人类聚落形态的两朵鲜花。但两者的天然本质特性不同:工业化与城市化的发展趋向是产业与人口的集中,农业农村则趋向于分散。这大概是城乡差别的根源所在。

由于快速发展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大量耕地转化为工业、基建和城镇用地,耕地面积不断减小。由于产业收入弹性值的巨大差异,种地收益低,人们普遍选择更高收益的二三产业,民工潮涌动,乡村人口向城镇大规模转移,农业人口特别是农村青壮年人口流失严重,出现农村人口空心化;农村各种生产要素流入城镇,农业投入不足,农民生产积极性减退,农村社会事业滞后,仍是不争的事实。开放经济条件下农业生产资料价格上涨,农产品价格受到国际粮食进口价格的冲击,国际垄断资本进入农业种子产业又带来潜在的“种子”危机。信息化网络化程度低也造成产销不对路、丰产不丰收的情况。所以,城乡差别和“三农”问题仍然是十分突出。

快速发展的工业化和城市化,代表着生产力发展方向,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但不能以牺牲乡村和农业发展与稳定作为代价,不能牺牲农民的切身利益。西方早期工业化进程中曾出现过农村的衰败,反过来制约城市和工业持续发展。许多发展中国家也有过同样的教训。我国改革开放前30年由于三大产业失调,出现的调整方法也是将城镇人口赶往农村,在农村兴建知青农场、五七干校。印度等国失地农民形成城市的城中村、贫民区,是造成社会动荡与犯罪横行的根源。所以,城乡协调发展、共同发展才是正道。韩国上世纪70年代的新村运动就是对城乡关系失调纠偏的一个生动案例。

快速发展的工业化和城市化,一方面具有加剧城乡差别、激化城乡矛盾的作用,但另一方面何尝又不是乡村现代化发展的机遇与条件?关键在于政策引导。实施新型城镇化战略,就是贯彻以人为本的充分关注农民利益的城镇化;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就是当下我国解决城乡差别、优化城乡关系的战略举措。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城乡之间的对立是随着野蛮向文明的过渡、部落制度向国家的过渡、地域局限性向民族的过渡而开始的,它贯穿着文明的全部历史直至现在。”而当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高度之后,城市和乡村之间的对立将会被消灭,实现城乡一体化,特别是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层面上的无差别的统一。当我国综合国力大幅度上升,人均收入整体步入中高收入国家行列的今天,更有能力解决城乡差别和乡村发展问题。

(三)当前农村经济发展中的突出问题是产业结构单一与农业科技的滞后

笔者曾总结过农村成功发展的四种类型:一种是苏南模式的乡村工业化;一种是整体性的国际劳务输出;一种是拥有独特自然和人文资源的特色旅游、都市旅游、观光农业;还有一种是投入力度巨大的示范村,如著名的南街村、大邱庄、华西村。这些村落大体上是走乡村工业化的道路,这些地区都具有位于大城市边缘区、城镇密集区的区位特点,处于大都市区的产业辐射范围。它们具有能够走乡村工业化发展成功之路的条件,并不是其他地方都能具备的。我国有200多万个自然村,大多数村落不具备这个条件。像苏州甪直、周庄、同里等村落的自然和人文条件也不是大多数中国乡村所具备的。那么,我国农村发展的出路到底在哪里呢?这要从当前农村的突出问题中寻找答案。当前农村经济发展的突出问题是产业结构单一。大多数乡村粮食种植几乎是唯一的产业,这严重制约了农村的致富之路。所以,必须打破过于单一的产业结构、积极调整农业内部产业结构。大力运用农业科技发展高效农业、养殖业,充分发掘当地各种资源,发展多种经营;加速土地流转,加快个体承包土地的股份化,促进土地的集约化、机械化、产业化发展水平;大力发展非农产业,促进二三产业的发展。

农业科学技术的发展对于乡村振兴非常重要。国家应切实改变农业科技滞后的局面,大力发展种子技术、栽培技术、推广农业机械。鼓励科技下乡,对口帮扶,培养乡村农业科技人员。

三、 进一步促进乡村振兴发展的战略重点与任务

(一)努力打造城乡一体化的乡村基础设施体系

在“十四五”区域发展规划中,应进一步统筹基础设施城乡一体化发展,合理布局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在路网公交、网络通讯、水电气管网、环境卫生等方面,切实实现城乡一体化对接。实现乡村振兴,最基本的一环就是巩固、加强、提升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这是民生方面最为迫切的需求。数字化时代“新基建”项目乡村也不能落伍。过去我们常说,如果政府舍得像投入城市建设一样地对待乡村,那么乡村振兴就不会有问题。现在机遇真的来了。大中城市、中心城镇过去几十年基础设施现代化建设已经结出硕果,现在只是补短板、补遗缺。社会可以将更多的公共资金用于新农村建设。

(二)本着新型城镇化的思路打造新型乡村社区居住环境

新型城镇化是城市群引领的大、中、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化。构建合理布局的县域城镇体系有利于乡村振兴。而中心村的扩容改造、自然村的合并势在必行。在我国经济发达地区,城市群和都市圈的构建应该容纳更多卫星城镇和广大城镇化了的乡村地带,而不是城市摊大饼式的盲目扩张。并村实现村落的现代化改造,是可行之举。在相对不发达的偏远地区,只要有条件,并村对于教育、医疗卫生和各项社会事业发展的益处也是显而易见的。过于分散的自然村落,即便有再好的自然美景,也难以根本改变土地资源浪费、交通不便、思想封闭、贫穷落后的传统局面。

(三)深化农村金融体制改革,提升乡村金融服务水平,激发农民创业创新活力

金融机构的信贷支持是保障乡村振兴中产业发展和各项建设的活水,也是促进农户创业增收的重要基石。乡村振兴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包含了产业振兴、旧村改造、环境整治等众多项目,需要规模大、放款快、持续性强的融资机构支持,农村金融机构在这一市场本应大有可为,然而长期以来我国农村金融供需缺口巨大,难以满足农村居民与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如2014年,中国农村家庭正常信贷获批率仅27.6%,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40.5%。根据《中国“三农”互联网金融发展报告(2017)》,中国“三农”领域的金融缺口已经达3万亿元,约40%的农村居民的信贷需求不能得到满足。因此,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要优先保障“三农”资金投入,坚持把农业农村作为金融优先服务领域。推进农村金融改革已经成为落实乡村振兴战略的必由之路。

(四)乡村振兴,人才是关键,努力培育乡村创业创新型新式农民队伍

乡村振兴关键在于人才。首先,乡村振兴需要培养一批敢于创业的农业企业家、领头人。政府应制定鼓励年轻人返乡创业的扶持政策、奖励机制,并吸引外来资本参与更多的农业产业化项目、非农产业项目。其次,农村要留住人特别是年轻人,改变乡村的人口年龄结构,当然有一定难度,只有等到乡村现代化建设的不断发展和农村面貌的巨大改变,才能吸引农民工大量回流。而见过世面的有文化的新生代农民工即便农村发展好了也不一定回来。这也是城镇化发展趋势使然。再次,城乡帮扶。各级人民政府应继续加大人才支农的力度,持续派出大学生村官、定点支农扶贫干部和农技推广人员、增加落实到村的对口支农单位。

(作者单位:东南大学)

【责任编辑:江东】

社科

最新期刊

第九期

江南论坛期刊2020年

在线预览

电话:0510-82759685   邮编:214000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复兴路122号4楼400室
版权所有:江南论坛   备案号:苏ICP备12063891号  推荐使用IE9及以上浏览器 技术支持:无锡跨度数据科技有限公司  0510-85749979